偶作寄朗之

白居易 〔唐代〕

历想为官日,无如刺史时。
欢娱接宾客,饱暖及妻儿。
自到东都后,安闲更得宜。
分司胜刺史,致仕胜分司。
何况园林下,欣然得朗之。
仰名同旧识,为乐即新知。
有雪先相访,无花不作期。
斗醲干酿酒,夸妙细吟诗。
里巷千来往,都门五别离。
岐分两回首,书到一开眉。
叶落槐亭院,冰生竹阁池。
雀罗谁问讯,鹤氅罢追随。
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你知道什么很苦的故事

爺爺的同袍同樣是一個軍人。
那年他還只是一個上等兵。
他操著山東口音在台北住下。
他每天沈默著,把每個月的津貼存起來。
存夠了,換了一根小小的金條。
他恭敬的送給他的長官,只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
於是長官大筆一揮,讓他去了金門。
他在金門的砲擊中日復一日的鍛鍊身體,一次次的在海裡潛泳。
同袍笑他:在挖共軍砲彈皮賣錢。
他笑笑:賣了錢回家孝敬俺娘。
他在一次砲擊中救了長官,軍部嘉獎他,他居然做了團座副官。
他不再出操,每天坐在海邊的大石上唱著口音可笑的山東小調。
又是一年中秋,團長發現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副官了。
金門海岸那晚響起了一陣陣急促的槍聲。
第二天,他的辦公桌被翻了一個遍。
除了78封信就只有一張寫滿了字的便簽。
每封信的結尾都千篇一律無聊極了:娘,我馬上就回去了。
等我。便簽除了記述一個荒誕的夢,就只剩一句可有可無的話了。
「思親甚急,欲承歡膝下」
他被人放在了沙灘上,身上只有少了配槍,多了30多個步槍的彈孔。
那年他37歲,來台正好10年。
那個夢簡單極了:
我夢到我娘不等我回去了就先走了,老家門前的耕牛都餓瘦了。麥子爛在了地裡,我娘躺在床上,總要有人去給她打一口棺材的吧。我覺得我還是回去吧,畢竟世間的苦難總不會比我的勇氣多的。
他們大概早就團聚了,現在想來,這個故事好像也不苦了。

作者:陳穎軒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0869580/answer/123555077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這樣的人,是不太喜歡結識新朋友的。
你知道,介紹自己的過去很累的。
可遇見你那天,
我竟想着要把我的前半生拍成電影給你看,
讓你看看我見過的呼倫貝爾的雪,
我走過的四下無人的街,
和我度過的爛醉如泥的夜,
把所有你未能參與的人生補齊。
然後呢,跟我走吧。
作者:金土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663324/answer/46133596

你走三年餘

你走三年餘,倒也未難受,
倒也看花,倒也有柳,
倒也喫茶,倒也食肉,
努力加餐飯,倒也未病酒,
衣帶緊如故,倒也未見瘦,
倒也飽食終日,倒也四處交遊。
倒也作息如常,倒也入出似舊。
倒也有朋可對酌,倒也有女可為友,
倒也觀雲滿眼笑,倒也醉將青梅嗅。
唯獨那日午後,
同拿三四物件,念念不忘空一隻右手。

作者:夜七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218375/answer/200154063

默默ㄇㄛˋ

2018 年 6 月 17 日

每次身體出了什麼毛病,才意識到什麼煩心事都是屁,都是吃飽了撐的,都是閒的,健康活著比什麼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