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隨便說說

你知道什么很苦的故事

爺爺的同袍同樣是一個軍人。
那年他還只是一個上等兵。
他操著山東口音在台北住下。
他每天沈默著,把每個月的津貼存起來。
存夠了,換了一根小小的金條。
他恭敬的送給他的長官,只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
於是長官大筆一揮,讓他去了金門。
他在金門的砲擊中日復一日的鍛鍊身體,一次次的在海裡潛泳。
同袍笑他:在挖共軍砲彈皮賣錢。
他笑笑:賣了錢回家孝敬俺娘。
他在一次砲擊中救了長官,軍部嘉獎他,他居然做了團座副官。
他不再出操,每天坐在海邊的大石上唱著口音可笑的山東小調。
又是一年中秋,團長發現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副官了。
金門海岸那晚響起了一陣陣急促的槍聲。
第二天,他的辦公桌被翻了一個遍。
除了78封信就只有一張寫滿了字的便簽。
每封信的結尾都千篇一律無聊極了:娘,我馬上就回去了。
等我。便簽除了記述一個荒誕的夢,就只剩一句可有可無的話了。
「思親甚急,欲承歡膝下」
他被人放在了沙灘上,身上只有少了配槍,多了30多個步槍的彈孔。
那年他37歲,來台正好10年。
那個夢簡單極了:
我夢到我娘不等我回去了就先走了,老家門前的耕牛都餓瘦了。麥子爛在了地裡,我娘躺在床上,總要有人去給她打一口棺材的吧。我覺得我還是回去吧,畢竟世間的苦難總不會比我的勇氣多的。
他們大概早就團聚了,現在想來,這個故事好像也不苦了。

作者:陳穎軒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0869580/answer/123555077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這樣的人,是不太喜歡結識新朋友的。
你知道,介紹自己的過去很累的。
可遇見你那天,
我竟想着要把我的前半生拍成電影給你看,
讓你看看我見過的呼倫貝爾的雪,
我走過的四下無人的街,
和我度過的爛醉如泥的夜,
把所有你未能參與的人生補齊。
然後呢,跟我走吧。
作者:金土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663324/answer/46133596

你走三年餘

你走三年餘,倒也未難受,
倒也看花,倒也有柳,
倒也喫茶,倒也食肉,
努力加餐飯,倒也未病酒,
衣帶緊如故,倒也未見瘦,
倒也飽食終日,倒也四處交遊。
倒也作息如常,倒也入出似舊。
倒也有朋可對酌,倒也有女可為友,
倒也觀雲滿眼笑,倒也醉將青梅嗅。
唯獨那日午後,
同拿三四物件,念念不忘空一隻右手。

作者:夜七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218375/answer/200154063

1965

You saw me spinning from the corner of your eye
你说我旋转在你的视野里
You saw me spinnin’ like it’s 1965
你说我就像自1965年降落于此
You saw me spinnin’ from the corner of your eye
你说我占据了你的视线
And you touched my neck
你轻触着我的脖颈说着
You’re a beauty baby child
你真好看
I never had nobody touch me like I’m glass.
你的触碰是我前所未有的体验
You had me spinnin’ in the midnight summer grass.
让我轻快得仿佛置身夏夜的草地
I never had nobody touch me like I’m glass.
你的动作那么轻 好像我是个易碎的玻璃制品
With a moon bird kiss.
让我想起了月光鸟的吻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With a love so sweet it makes me sad
那段甜蜜又悲伤的时光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再次重逢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过上我们一直梦想的生活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拥有彼此吗
Cut like diamonds, we were made to last
像完美切割的钻石一样永恒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会有未来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一起去那个梦中的世界吧
You heard me singing like a vission from the past
你说我的歌声像是旧时的幻觉
You heard me singing from a flower paddled pad
你说我的歌声沾着淡淡的花香
You heard me singing like a vision from the past
你说我的歌声像是过去的故事
Inside from your lips it’s the heaven that we’re in?
你的双唇之间吐出的是一个天堂
I felt forever when I laid upon your chest
躺在你的怀中 我真切地感觉到了永远
Forever when you said I look my best
你低语着赞美我的容貌
I felt forever when I laid upon your chest
躺在你的怀中 我以为这就是所谓的永远
In the August light…
那时是八月 阳光真刺眼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With a love so sweet it makes me sad
甜蜜和悲伤奇迹地共存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再次重逢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明知道那梦想的生活无穷遥远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拥有彼此吗
Cut like diamonds we were made to last
钻石般的永恒是存在的吧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会有未来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一起去那个到不了的未来吧
I don’t belong here
想象的世界那么美好
I don’t belong here
我却存在于冰冷的现实
I don’t belong here
当我不再拥有你
I don’t belong here
这个世界也不再欢迎我
You saw me spinning from the corner of your eye
你说我旋转在你的视野里
You saw me spinning like it’s 1965
你说我就像自1965年降落于此
You saw me spinning from the corner of your eye
你说我占据了你的视线
In the August light…
那时是八月 阳光真刺眼
I don’t belong here
那阳光却不属于我了
I don’t belong here
我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I don’t belong here
过着没有你的生活
I don’t belong here
我不属于这儿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With a love so sweet it makes me sad
当时越是甜蜜 现在就更是悲伤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再次重逢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但即便在梦中你也离我那么远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能拥有彼此吗
Cut like diamonds we were made to last
其实强光下钻石也会蒸发啊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我们还会有未来吗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怕只是痴人说梦吧

借我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說得出口的旦旦誓言
借我孤絕如初見
借我不懼碾壓的鮮活
借我生猛與莽撞不問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顏燦爛如春天
借我殺死庸碌的情懷
借我縱容的悲愴與哭喊
借我怦然心動如往昔
借我安適的清晨與傍晚
靜看光陰荏苒
借我喑啞無言
不管不顧不問不說
也不念
靜看光陰荏苒
借我喑啞無言
不管不顧不問不說
也不念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說得出口的旦旦誓言
借我孤絕如初見
借我不懼碾壓的鮮活
借我生猛與莽撞不問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顏燦爛如春天
借我殺死庸碌的情懷
借我縱容的悲愴與哭喊
借我怦然心動如往昔
借我安適的清晨與傍晚
靜看光陰荏苒
借我喑啞無言
不管不顧不問不說
也不念
靜看光陰荏苒
借我喑啞無言
不管不顧不問不說
也不念

閒情賦

夫何瑰逸之令姿,獨曠世以秀羣。表傾城之豔色,期有德於傳聞。佩鳴玉以比潔,齊幽蘭以爭芬。淡柔情於俗內,負雅志於高雲。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長勤;同一盡於百年,何歡寡而愁殷!褰朱幃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纖指之餘好,攮皓袖之繽紛。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曲調將半,景落西軒。悲商叩林,白雲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鳴弦。神儀嫵媚,舉止詳妍。

激清音以感餘,願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結誓,懼冒禮之爲愆;待鳳鳥以致辭,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寧,魂須臾而九遷:願在衣而爲領,承華首之餘芳;悲羅襟之宵離,怨秋夜之未央!願在裳而爲帶,束窈窕之纖身;嗟溫涼之異氣,或脫故而服新!願在發而爲澤,刷玄鬢於頹肩;悲佳人之屢沐,從白水而枯煎!願在眉而爲黛,隨瞻視以閒揚;悲脂粉之尚鮮,或取毀於華妝!願在莞而爲席,安弱體於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經年而見求!願在絲而爲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節,空委棄於牀前!願在晝而爲影,常依形而西東;悲高樹之多蔭,慨有時而不同!願在夜而爲燭,照玉容於兩楹;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願在竹而爲扇,含悽飆於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顧襟袖以緬邈!願在木而爲桐,作膝上之鳴琴;悲樂極而哀來,終推我而輟音!

考所願而必違,徒契契以苦心。擁勞情而罔訴,步容與於南林。棲木蘭之遺露,翳青松之餘陰。儻行行之有覿,交欣懼於中襟;竟寂寞而無見,獨悁想以空尋。斂輕裾以復路,瞻夕陽而流嘆。步徙倚以忘趣,色慘慘而就寒。葉燮燮以去條,氣悽悽而就寒,日負影以偕沒,月媚景於雲端。鳥悽聲以孤歸,獸索偶而不還。悼當年之晚暮,恨茲歲之慾殫。思宵夢以從之,神飄飄而不安;若憑舟之失棹,譬緣崖而無攀。於時畢昴盈軒,北風悽悽,炯炯(本作忄旁,從辭海,通)不寐,衆念徘徊。起攝帶以侍晨,繁霜粲於素階。雞斂翅而未鳴,笛流遠以清哀;始妙密以閒和,終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茲,託行雲以送懷;行雲逝而無語,時奄冉而就過。徒勤思而自悲,終阻山而滯河。迎清風以怯累,寄弱志于歸波。尤《蔓草》之爲會,誦《召南》之餘歌。坦萬慮以存誠,憩遙情於八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