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干行二首

妾髮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來,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其二
憶妾深閨裡,煙塵不曾識。
嫁與長干人,沙頭候風色。
五月南風興,思君下巴陵。
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
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
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
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
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
北客真王公,朱衣滿江中。
日暮來投宿,數朝不肯東。
好乘浮雲驄,佳期蘭渚東。
鴛鴦綠蒲上,翡翠錦屏中。
自憐十五餘,顏色桃花紅。
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夢與詩

都是平常經驗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夢中來
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語
偶然碰着個詩人
變幻出多少新奇詩句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詩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餘裡,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複道,努力加餐飯。

石蒼舒醉墨堂-蘇軾

人生識字憂患始,姓名粗記可以休。
何用草書誇神速,開卷戃怳令人愁。
我嘗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樂,適意無異逍遙遊。
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飲美酒銷百憂。
乃知柳子語不妄,病嗜土炭如珍羞。
君於此藝亦云至,堆牆敗筆如山丘。
興來一揮百紙盡,駿馬倏忽踏九州。
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
胡爲議論獨見假,隻字片紙皆藏收。
不減鍾張君自足,下方羅趙我亦優。
不須臨池更苦學,完取絹素充衾裯。

閒情賦

夫何瑰逸之令姿,獨曠世以秀羣。表傾城之豔色,期有德於傳聞。佩鳴玉以比潔,齊幽蘭以爭芬。淡柔情於俗內,負雅志於高雲。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長勤;同一盡於百年,何歡寡而愁殷!褰朱幃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纖指之餘好,攮皓袖之繽紛。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曲調將半,景落西軒。悲商叩林,白雲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鳴弦。神儀嫵媚,舉止詳妍。

激清音以感餘,願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結誓,懼冒禮之爲愆;待鳳鳥以致辭,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寧,魂須臾而九遷:願在衣而爲領,承華首之餘芳;悲羅襟之宵離,怨秋夜之未央!願在裳而爲帶,束窈窕之纖身;嗟溫涼之異氣,或脫故而服新!願在發而爲澤,刷玄鬢於頹肩;悲佳人之屢沐,從白水而枯煎!願在眉而爲黛,隨瞻視以閒揚;悲脂粉之尚鮮,或取毀於華妝!願在莞而爲席,安弱體於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經年而見求!願在絲而爲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節,空委棄於牀前!願在晝而爲影,常依形而西東;悲高樹之多蔭,慨有時而不同!願在夜而爲燭,照玉容於兩楹;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願在竹而爲扇,含悽飆於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顧襟袖以緬邈!願在木而爲桐,作膝上之鳴琴;悲樂極而哀來,終推我而輟音!

考所願而必違,徒契契以苦心。擁勞情而罔訴,步容與於南林。棲木蘭之遺露,翳青松之餘陰。儻行行之有覿,交欣懼於中襟;竟寂寞而無見,獨悁想以空尋。斂輕裾以復路,瞻夕陽而流嘆。步徙倚以忘趣,色慘慘而就寒。葉燮燮以去條,氣悽悽而就寒,日負影以偕沒,月媚景於雲端。鳥悽聲以孤歸,獸索偶而不還。悼當年之晚暮,恨茲歲之慾殫。思宵夢以從之,神飄飄而不安;若憑舟之失棹,譬緣崖而無攀。於時畢昴盈軒,北風悽悽,炯炯(本作忄旁,從辭海,通)不寐,衆念徘徊。起攝帶以侍晨,繁霜粲於素階。雞斂翅而未鳴,笛流遠以清哀;始妙密以閒和,終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茲,託行雲以送懷;行雲逝而無語,時奄冉而就過。徒勤思而自悲,終阻山而滯河。迎清風以怯累,寄弱志于歸波。尤《蔓草》之爲會,誦《召南》之餘歌。坦萬慮以存誠,憩遙情於八遐。